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钱行健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集成之美——评钱行健的绘画艺术

2015-10-30 14:34:02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徐建融
A-A+

  鸦片战争之后,上海一直是中国花乌画的重镇,至今已有长达160余年的历史。而在海派花鸟的多元风格中,最能代表上海这一国际都市市民审美精神的,则是清新明丽、形神兼备、雅俗共赏的写意风格。其他各种风格,如文人写意、中西融合、唐宋院体等等,无不是围绕着这一海派花乌的标志性风格而发展的。代表性的画家,从晚清的虚谷、任伯年,到民国至“文革”前的“四大名旦” (江寒汀、唐云、张大壮、陆抑非),进入20世纪80年代,则以钱行健的成就最为突出,影响也最为广泛、深远。

  我与钱先生相识很早。我对中国传统绘画的爱好,是通过两条路径介入的。一是房介复老师,房老师是江寒汀荻舫的早期入室弟子,通过房老师,认识了几乎荻舫的所有门人;二是姚有信老师,姚老师在“文革”初期调入上海中国画院,通过姚老师,又结识了画院中大批心仪的显赫名家。

  这里专讲我与荻舫的渊源。大概从1968年开始,我常随房老师拜访他的师兄、师弟,我的师伯、师叔,包括乔木、富华、邱受臣、李单云、江圣华、蕉雨、郭鹰、杨村等,钱先生当时在荻舫同门中属于“后辈”,所以没有登门,而是在其他师伯、师叔府上认识的,尤以在乔木先生武胜路的家中见得最多。当然,他们有时也会到高桥房老师任教的育民中学相聚,一般我也在场。在与师辈们的相处中,听他们忆旧谈艺,看他们挥洒墨影,伴他们品茗浮白,虽然寒凝大地,心头却洋溢起朗照的春光无限。我虽以年轻识浅,不敢参与议论,但隐隐觉得,诸位师长固然各有胜场,但论对江寒汀艺术的全面继承、发扬,当以乔先生和钱先生为最,无非乔先生出之以文,谦谦文秀,钱先生则出之以豪迈雄强,恰似北宋王诜评李成、范宽山水的文武之别。

  钱先生出道很早,少年时便从江南名士袁容舫攻习山水、花卉、文学、诗词,所以论文史的修养,不仅在荻舫弟子中首屈一指,即在整个海上的同辈画家中也罕有能及。后从江寒汀先生专攻花鸟,更得写生之正脉,艺事猛进。26岁时即以“青年画家”和“工人画家”的双重身份入展在中国花乌画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上海花鸟画展”,引起社会广泛的关注和好评。

  “文革”中后期,朵云轩的大堂设有一面大屏风,尺幅之巨应该远超丈二匹,陆续邀请海上名家绘制山水、花乌,有朱屺瞻、应野平、黄幻吾、钱行健等参与。诸家多为画坛的名宿,只有钱先生一人为新秀。钱先生的作品,百花竞放,众乌争春,活色生香的精诣描绘,大开大阖的章法铺陈,使满堂生辉。我每次到朵云轩,都要仁立画前,心识手摹.相信像我这样爱好花乌画的青年,从中获益的一定不在少数。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钱先生名“行健”,所以他“信天命”,乐天而安命,安心于做他“工人”的工作,而绝不以艺术家而自命不凡、愤世嫉俗。室名“不息斋”,所以他“尽人事”,刻苦、勤奋地读书、写生、作画,致力于为“四大名旦”之后的海派花乌开一新生面。通过数年孜孜矻矻的不懈努力,于上世纪80年代初完成的《百乌图》,一经出版便风行海肉,成为全国各大美术学院花鸟画专业的基础教材,反复地重印、再版,仍供不应求。而钱先生的艺术人生,也从此进入了持续不衰的辉煌。

  诗人大义,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画家六法,更需要能传鸟兽草木之神。然后展张于图绘,夺造化而移精神,使览者遐想若登临览物之有得,所以粉饰大化,文明天下,观众目而协和气。禽乌,尤为花鸟画中的精灵,俗称“活货”。从市场的立场,一幅花乌昼作品的价格高下,往往以画中有没有画上禽鸟来决定;一个花乌画家的功力高下,也往往以是不是擅长画禽乌来决定。古今的花乌画家,能画禽乌的虽然不少,但能画百乌的却并不多,古代,有百乌作品传世的仅边文进和林良两家,近代,则仅江寒汀一家:他们的百乌画本,既是从写生而来,同时又成为后人临摹的模板。江寒汀生前曾作百花百乌册,百花百鸟卷数套,一时海上艺林争相题咏,叹为观止,门人弟子尤从中获益良多。但钱先生从中所得的,不仅止于乃师之迹,更是乃师之心。他觉得时代的发展,赐于了画家比于乃师的时代更优越的为百乌作写生的条件,自己有责任,也有能力在乃师的基础上薪火相传,再接再励,创作一套新的《百鸟图》以嘉惠艺林。图中一百余种禽鸟,皆从写生而来,种类之丰富,几乎达到无所不备;造型之准确逼真,虽鸟类研究的专家也无法指其瑕疵。而能合以不同花卉成为各式章法的独立作品,一鸟一世界,无论飞、呜、搂一息、动、静,姿态各异,皆自然生动,又是高超的艺术表现。所运用的技法,于荻舫的兼工带写之外,更赋予了个性鲜明的刚劲笔法,并根据不同禽鸟的不同性灵,或用阔笔点厾,或用细笔勾染,变化笔、墨、色、水的轻重疾徐,枯湿浓淡,丹青玄白,燥涩润腴,使以形写神的艺术表现达到追造物之所有,补造化之所无的境界。这套旨在诲人以规矩的力作,在使无数学子受益的同时,更促成了他本人的声誉鹊起,不久调入上海外国语大学成为专职的国画教授,奠定了他在海派花乌画坛举足轻重的地位。

  20世纪80年代之后的钱先生,艺术的视野进一步扩大,大胆地借鉴古今中外的优秀创意,博采众长,为我所用。他借鉴了林风眠先生浓酣的赋色法,化其冷艳为热烈:他借鉴了程十发先生变化无端的笔墨、横斜旁出的章法,化其灵逸为缜密;他借鉴了陈佩秋先生深静丛碧的空间营造法,化其印象悠远为空灵明快;他还化宋元的周密严谨为简率萧散,化明清的洗练纵肆马超诣沉着……从而开放了其艺事“杂端庄于流丽,寓刚健于婀娜”的崭新风貌。主次的、疏密的、笔墨的、色彩的,对比更加自然,更富于视觉的张力。如果说,此前的钱先生,注重于在规矩中求变化,此后的钱先生,则更倾向于从心所欲不逾矩。同样的形神兼备,同样的墨彩争辉,同样的着笔成春,在行健不息的日新又新中,由必然王国进到了自由王国:白焦先生曾赞江寒汀先生的花乌画艺术为“世间自有丹青乎,天上初无造化工”,我想,用这两句诗来评价钱先生的艺术,也是非常合适的。

  2015年春节于海上长风堂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钱行健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